企業招聘
注冊
個人登錄
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才市速遞 > 正文

職工遭遇這樣的創業公司該怎么辦?

標簽:[企業 單位 職工]  發布日期:2019-05-22 14:57  閱讀數:449 分享


近年來,隨著“大眾創業,萬眾創新”的熱潮掀起,創業已經成為一種全新的“就業形式”。而伴隨著創業企業如雨后春筍般增長,隨之而來也產生了一些勞動糾紛,尤其是創業并非一帆風順,成功者本就萬里挑一,對于那些失敗的創業者而言,失敗也許只是一次經歷。但是對于一些在創業型企業工作的職工而言,老板的創業失敗對他們可能就是一次重大的打擊。本期勞權周刊就迎來了幾位曾在某創業公司工作的職工,他們告訴勞動報記者,他們20余人一共被欠薪200多萬元。而公司的多次拖延讓他們已經失去對公司的信任,現如今雖然已經進入強制執行階段,但是公司的經營狀況讓他們看不到拿到工資的希望,走投無路的他們只能向本報尋求幫助。

職工自述

經營困難,企業拖欠工資半年多

“其實之前公司就有過拖欠的情況,但是最多也就是延誤幾天,比如說10號發放的工資11號、12號發。但是從去年3月份開始,情況就不一樣了。”當事人陳女士在該創業公司從事行政工作,據她介紹,最初入職的時候看中的是公司的“國企背景”。但讓這些職工想不到的是,從去年3月開始,公司陸續發生了拖欠工資的行為,并且遲遲拿不到公司拖欠的工資。

據陳女士介紹,她從2016年入職該公司從事行政工作,雙方達成了一年一簽勞動合同的意向,雙方約定每月工資7000元,每年支付13薪。陳女士告訴記者,雖然雙方在合同中并沒有明確規定工資金額,但是由于收到的Offer中有明確金額,因此對工資及社保等情況自己也沒有過多在意。但是2017年底,公司從10月開始將原本一月一付的工資分為10號和20號兩筆支付,之后有3、4個月的工資一直沒有支付,直到第二年,也就是2018年的3月才陸續付清。

為此,一些職工曾向公司問過原因,得到的答復是公司基本賬戶變更。原以為事情就這么過去了,沒想到這次工資付清以后,竟然是長達半年多拖欠工資的開始。

據介紹,企業2018年3月支付了此前拖欠的一大筆工資之后,又開始陸續以項目進展不順利、融資不順等原因拖欠工資。據陳女士及同事回憶,2018年3月至6月,公司沒有支付過一次工資。期間職工也在不斷尋找公司討要,公司發放了當年7月的工資,但是從8月份開始,又開始拖欠工資。因此,去年8月,該公司第一批“離職潮”出現,陳女士也選擇了離職。與陳女士不同,還有一部分職工選擇了繼續堅持,但是隨著企業項目的陸續失敗,他們的工資始終沒有到位,他們也逐漸失去了信心。最終,去年12月,最后一批職工離職,目前僅有2至3名員工依然堅持沒有離職。據不完全統計,該公司拖欠了陳女士等20多名職工工資,總涉及金額約200萬元。

走投無路,職工多方維權始終未果

曾經,這些職工也寄希望于公司經營狀況好轉,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些職工也慢慢失去了信心,他們所希望的,僅僅是拿回自己工作期間的應得工資。為此,這些已經離職的職工,采取了各自不同的辦法維護自己的權益,然而讓他們頗感無奈的是,由于公司的實際經營狀況等,維權始終陷入一種“得理”卻“不得果”的境地。

據了解,從今年開始,這些職工已分別尋求過勞動監察部門、勞動仲裁、公積金中心等尋求幫助。在陳女士出示的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調解書上可以看到,對于拖欠陳女士工資的事實和金額,該公司并無任何異議,且承諾在2018年9月前支付工資。但是到了承諾的日期,公司依然沒有任何表示。據在該公司就職過的其他職工反映,除陳女士外,在對待其他職工的討薪訴求上,無論是面對勞動監察部門,還是勞動仲裁,該公司的態度十分明確:欠薪是事實,愿意配合,但就是無法支付工資。

新2备用网站目前,該案已由虹口區人民法院受理,并已進入強制執行階段。在網上公開的資料能看到,該公司由于勞動糾紛,已經被列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。

公司回應

經營陷入困難確無力支付工資

根據陳女士提供的信息,記者與該公司后勤工作的負責人、同時也是公司股東之一的李先生取得了聯系。對于職工反映的情況,他告訴記者,公司目前賬面上確實沒有資金,無論是勞動監察、仲裁還是法院的調查,公司都積極配合,也是希望能夠安撫職工的情緒。“無論是仲裁開庭期間,職工要求我們寫下承諾書;還是有關方面要求我們配合走破產流程,我們都是能配合就配合的。”

隨后,記者又來到該公司位于虹口區的辦公區域,只見多處辦公室閑置,僅有一兩人還在工作。對于離職人員反映的股東未實繳認繳資本的問題,李先生則表示這其中另有隱情。“我們公司的股東里,實際僅有兩位的出資是少于認繳資本的,一位是作為公司的投資人之一,由于公司后續經營等問題也產生了一些矛盾。我們這次也是因為股東的原因沒有完成銀行貸款,導致資金鏈斷裂。而另一位則是以股權贈予的形式認繳,現在出了狀況,自然不愿意再出錢。”李先生告訴記者,除了這兩位外,其他的股東雖然實繳資金并未完全達到認繳資金額,但是前后也陸續通過借款給公司的形式,投入了大量的資金。李先生也向記者訴苦,他投入的不少錢甚至都是想辦法通過人脈借來的,如果不是實在沒辦法也不會拖欠職工的工資。

新2备用网站李先生表示,公司已經因為法院強制執行而上了失信名單,通過貸款等渠道融資的道路已經走不通了,只能寄希望于手頭上還剩下的項目,能夠借此吸引到投資,為離職人員支付拖欠工資。據他介紹,目前公司此前進行的項目中,有一個很有希望在一兩個月內取得較大進展,公司法人代表也承諾,如果一切順利,最快能在6至7月份將拖欠工資償還。

對于職工反映企業未繳的公積金,李先生則表示要等到后續項目做成后再想辦法補繳。“雖然現在確實沒有什么錢了,但是我們還是通過借錢等方法,補繳了職工的社保費,至于工資和公積金,只能一步步還了。”對于李先生的回應,離職職工表示,愿意最后一次相信該公司的承諾,考慮到企業一旦被媒體曝光,可能會對其正在進行的項目產生不良影響和后果,他們也善意地希望本報對該起欠薪事件匿名報道。但是,他們也表示,如果企業以此為由,對他們的工資“能拖則拖”,一直不給予支付的話,他們也希望本報能予以輿論監督。對此,本報將持續關注此事,并做好相應的后續報道。

專家觀點

當事人權益受損需依法維權

近年來,隨著“大眾創業,萬眾創新”的熱潮,創業企業發展迅速,隨之而來引發了一些勞動爭議。其中,欠薪欠保成為創業企業職工常見的問題。面對企業欠薪欠保的情況,職工可以通過哪些渠道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呢?

上海林峰律師事務所主任、勞動法專家林峰律師表示,如果用人單位欠繳公積金,當事人可以向勞動監察部門或公積金管理中心反映,敦促用人單位補繳。如果遇到用人單位欠薪問題,當事人可以也應該及時與用人單位協商,了解欠薪產生的原因、解決的方式,以此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。當事人也可以尋求工會組織的幫助,如果企業暫時未成立工會,可以向企業所在區、街道的工會組織反映,由工會組織出面調解。當然,對于欠薪,當事人也可以通過向勞動監察部門舉報或投訴、向勞動仲裁部門申請仲裁等方式,通過合法途徑,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。

林峰著重指出,值得注意的是,就該起欠薪事件來看,用人單位對所欠金額、欠薪時間等并沒有提出異議,也約定了支付時間,但到期未支付,當事人可以憑用人單位出具的欠薪憑據,向人民法院申請《支付令》,要求用人單位履行給付義務;也可以憑仲裁調解書、裁決書等,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。

企業破產職工可以申請欠薪墊付

新2备用网站如果企業破產,職工權益如何維護?林峰認為,職工可以申請欠薪墊付。自2007年起,上海頒布《上海市企業欠薪保障金籌集和墊付的若干規定》,正式確立了欠薪保障金墊付制度。根據這一規定,勞動者欠薪可獲得的最大墊付額是6個月最低工資和以最低工資為基數的6個月經濟補償金。

新2备用网站2009年,上海還對有關規定進行修訂,將一般欠薪墊付的審核權限由市下放到區,并下撥欠薪保障金到區縣,以供及時化解矛盾。據悉,三類遭遇欠薪的勞動者可以申請欠薪墊付,分別是:企業因宣告破產、解散或者被撤銷進入清算程序,且欠薪事實已由企業、企業清算組織確認,或者已由人社相關部門查實的;企業因經營者隱匿、出走等原因已停止經營,且欠薪事實已由人社相關部門查實的;以及因企業欠薪可能引發重大沖突,負責處理糾紛的行政機關已將糾紛情況和欠薪事實查清的。欠薪保障費的墊付范圍包括企業應付而逾期未支付給職工的工資,以及企業應付而逾期未支付給職工的經濟補償金。欠薪月數不超過6個月的,墊付欠薪按照實際欠薪月數計算;超過6個月的,按照6個月計算。勞動者被欠薪時間不滿1個月的,按1個月確定。勞動者應向發生欠薪行為的企業所在地的區人社局提出墊付申請。

新2备用网站林峰說,由于該用人單位目前還在運營中,因此,職工申請欠薪墊付的條件目前尚未具備。

股東出資不足要求補繳需視情而為

新2备用网站在此次案件中,當事人在已經進行了諸多嘗試的情況下依然無法討到所欠工資,是否就“走投無路”呢?股東們聲稱投入已遠超認繳資本,是否就意味著已認繳到位?

對此,上海財經大學法學院院長助理吳文芳副教授告訴記者,創業公司承擔有限責任,因此當其陷入資不抵債,無法償還員工工資及社保費用時,債權人可以宣告破產清算。清算首先要償還的就是勞動債權。但與傳統工業企業往往擁有機器廠房等重資產不同,創業型企業資產往往是附著在商業秘密或技術秘密上的輕資產,隨著公司經營不善商業價值大幅貶值,變賣困難。在最極端的情況下,當企業宣告破產且經清算無財產支付債務時,隨著法人主體資格消滅,勞動債權也無法償還。

新2备用网站不過,吳文芳教授也表示,在這起離職人員投訴的案件中,根據他們的反映,雖然該企業多數股東宣稱自己投入的資金遠超于應繳的注冊資本,但是這些股東投入的資金不一定是實繳的注冊資本,也有可能是以借款的方式借給公司的,同時成為公司的債權人,如果是后面一種情況,則股東不能以此主張認繳到位,不再繳納出資。認繳制下股東承擔出資責任的情況主要有兩種,一種是在企業經營不善宣告破產時,根據《企業破產法》第三十五條,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,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,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,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。“如果是在公司破產以外的情況下,公司不能清償債務,債權人是否能夠要求股東的未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呢?這點目前還存在爭議。關于這一點,《公司法》及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的并不明確,司法實踐中有判例支持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,但也有不支持的判例。該問題仍需要《公司法》及相關配套法律法規予以明確。”


來源:《勞動報》

北京高薪崗位

總圖運輸工程師 50K以上
江門市鑫達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
區域銷售經理 50K以上
貴州苗老爹民本醫藥器械有限責任公司
大區銷售精英經理 50K以上
貴州苗老爹民本醫藥器械有限責任公司
建設部監理工程師 50K以上
湖南國豪建設有限公司
園林工程師 30K-50K
江門市鑫達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
營銷總監 30K-50K
山東日升燃料有限公司
專利工程師 30K-50K
山東中索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
鉗工 30K-50K
北京歐陸欣達印刷機械有限公司
營銷中心總經理 30K-50K
山東丁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總經理 20K-50K
米歇爾集團北京泛亞商業發展有限公司